關於我們
核心服務
資料庫
活動資訊
課程/工作坊
加入我們
聯絡我們
 
  無國界社工 全球社工/義工/ 災難緊急回應協作平台
2332 2628
 
[email protected]
 
  會員登入   成為會員
 
  Eng
   
無國界社工
愛心無國界

[email protected]
電話: 2332 2628
分享
返回


灾后志愿者常见的困惑 -- 专业人如何做好专业事?|COVID-19危机介入系列(七)
更新日期: 2020-03-03

写在前面:

2020年初,我们迎来一场给全人类的挑战。新型冠状病毒在大地上肆虐。在这场"浩荡”的危机当中,没有哪个人可以躲过它的影响,也有很多人,陷入重大的危机当中,面临深渊,无尽黑暗……突然而全面袭来的恐惧,无助,失落,彷徨,这些心理反应若得不到即时的介入,我们正常的运作机制会受到严重的干扰。危机介入这一短期即时的介入程序可以让受困人们心理反应趋向稳定和正常,并找回自然抗逆力。同时也可以在这个过程当中甄别有严重心理反应的人们,将他们转介到专业的服务中。无国界社工湖北代表处在疫情爆发后,发出了一封《社会工作者如何回应新型冠状病毒倡议书》,此后协助一群群在网上自愿发起的志愿者团队展开了数场危机介入线上培训。此外,我们也将通过此"COVID-19危机介入”专栏,给大家介绍更多的资讯和知识。


当曾以为一切都习以为常的时光,

变得那么遥不可及时,

我们是时候认识生命的真知。

美好,就是你我安康,

彼此拥抱。


春天就来了,

我们一起,

并肩同行。


栏目主编:Candy砍地

编辑:胡红

审核:黄匡忠、励娜


无国界社工湖北代表处COVID-19危机介入行动:
1月22日:无国界社工通过微信官方平台发出"社会工作者如何回应新型冠状病毒倡议书一文,号召社会工作者行动起来。
 
1月25日:协助武汉社工联医护人员支持行动开展危机介入线上培训
 
1月29日:为武汉深入社区提供线上服务的社工提供线上主题培训---社区危机介入行动简介

2月6日:为东莞参与了新型冠状病毒心理支援的社工及心理咨询师开展线上危机介入技巧主题培训。

2月7日开始,为"社工共振”社工、心理咨询师志愿者等提供晚间团体督导。给与专业支持同时协助朋辈释放压力。此活动将持续一段时间。

2月8日:由中国社会工作教育协会指导主办,无国界社工、华东理工大学出版社、北京大学-香港理工大学中国社会工作研究中心等单位支持的线上危机介入系列课程正式推出

2月15日:在线上为武汉社工举行主题为"抗疫社区介入(AtCER)抗逆力建设与正向心理学”培训。


2月19日:无国界社工代表处启动【寄托家园-港人在鄂生活关怀行动】计划通过寄托家园微信号及微信群为因疫情而滞留在湖北的港人提供生活上的支援。


2月24日:无国界社工代表处杨受成慈善基金孤老善养服务计划项目组开始开展

"关注孤寡老人,促进农村福利院抗疫能力提升系列活动”,针对50多家武汉周边农村公里福利院进行需求评估,并为23家福利院送去84消毒泡腾片。并逐渐链接其他资源支持福利院的工作,关注老人及工作人员的情绪状况。


COVID-19
危机介入系列七





灾后志愿者常见的困惑 -- 专业人如何做好专业事?
武汉方舱医院心理志愿者总督导黄匡忠答疑(2020.2.25)
(牛玉杰整理、黄匡忠修订 )



在疫情危机干预的过程中,专业志愿者如何发挥专业的作用,其实是一个不容易回答的问题。而我的回答也一不一定符合一些专业传统的期望。


现在我们线上的危机介入多是专业的,那么怎么能够在跨专业的环境下协作,既要把本专业的工作做好,还要相互配合,这是一个尝试。我希望能够从过去一个月与志愿者们开了十多次督导分享会的经验,来总结一下。


我们观察到就是很多心理和社工志愿者,他们在一月底开始投入服务的时候,他们提出来普遍的问题就是觉得有很强烈的无助感,他们觉得面对很多事情都无能为力


过了大概一个星期之后大家好像进入了第二个阶段,大家提出来的问题已有所改变。这阶段的问题是"我们碰到有些情景,不知道应该做?”不知道应不应该做?应该怎么做?所以这阶段的重点是工作方向的一些困惑。


最近志愿者对上述的困惑已经减少,好像问题已经协调好了。反而更多的问题却成了:志愿者自己也开始要复工,原来的工作单位也开始非常忙,那么在这边作为志愿者的任务显得无法承担,想退出又觉得不好,应该怎么安排呢?


上述是心理与社工志愿者在介入不同阶段提出比较多的主要问题。






一、第一阶段的主要问题我觉得应该是"角色定位”的困惑



无论是社工或心理咨询师,他对自己的角色定位都会有一些模糊的地带。我们以往在灾害地区工作有的很多相同的经验。例如2006年南亚海啸后去到泰国,2008年大地震后在汶川,我们到达灾区,如果说一定要做很专业的事情,其实是很难的。因为第一阶段大家都是在忙着救援,忙着救济,分发物资,然后就是帮助灾民寻找亲人。


所以有很多工作严格来说都不一定是专业性的工作,有时候我们的社工志愿者会向我们投诉说这些救济的一个普通志愿者就可以做了,为什么要社工来做?我觉得作为灾后工作志愿者我们必须要放下身段,首先满足一名志愿者的起码要求、基本伦理。灾区有人需要我们帮助的话,如果力所能及我们还是要乐意的做,不要介意这是不是我们能专业范围内的工作。


举个简单的例子,比方我们在过马路的时候有一个老人家跌倒。那我扶他不扶他呢?我扶起他是作为一个普通人扶起他,还是作为一个社工,还是作为一个心理咨询师来扶起他吗?而扶起他的时候我们要考虑是用社会工作的方法,还是用心理工作方法吗?其实这些身份与方法都不是最重要的,首先要把他扶起来,是吧。


这当然不代表我们就不需要尝试做更专业的事情。台湾九二一地震之后,台湾政府就动员了很多社工去到灾区。一个研究显示有2/3的社工都去了。他们去的时候做了什么呢?主要都是派发物资,负责救济的任务。很少机会进行情绪的辅导,两星期后,大部分社工都返回原来的工作岗位了。


那么我们可以认为第一个阶段都不需要社工,应该只动员其他的志愿者吗?当然不是。因为如果最第一阶段没有专业的社工参加,就不会建立后面的专业关系,前面的社工为后面的跟进者是起了很重要的带动作用。我们的建议是第一时间到达第二现场,资源连接与情绪支持是同步进行的。不以小善而不为。





二、第二阶段的主要问题我觉得应该是"专业边界”的困惑



社工志愿者碰到一个服务对象情绪激动的时候,就会自问我应不应该转介给心理咨询师?反之心理志愿者遇上一个具体的问题例如资源不足,就会考虑是不是留给社工去回应? 更普遍的是遇上一个服务对象提出医疗上的问题,大家是不是一定等待医务志愿者来作答?(补充一下:很多志愿者在第一阶段的强烈无力感,是因为医疗资源的严重不足。但经验告诉我们每一次灾害都会遇上同样的困境。地震了缺乏救援人员、塌方了缺乏推土机、树倒了缺乏电锯;当然如果面临的是生死关头,无力感已变成悲痛)

我怎么看专业界限,社工、心理咨询师以及医务人员的专业界限。我相信肯定应该有,但我觉得也要允许有一定的边界模糊。首先很多咨询师朋友就有社工证,一些社工可能为数较少,也有心理咨询师的资格。在海外社工学生的心理学课程都非常多,社工当中也有临床社工、精神科社工。所以社会工作作为应用社会科学,要读通社会学和心理学。海外的社工课程也要读生物学,美国社工协会制定的医务社工核心能力,就包括基本医学知识。所以说界限分明并不是最好的协作方式

反之在充分掌握本专业技术之外,跨专业合作需要我们的有时候也要交叉、补位,应该是我们说有一些边界互补(crossover)。比如说心理咨询师不在当值,服务对象有情绪反应, 那么社工应该有一定的能力去回应他,提供情绪的支持。

只要我们遵守一些基本的共同的专业原则,我们就可以共同进退,透过工作上主动的磨合,发挥互补的功能。




三、第三阶段的主要问题我觉得应该是"角色冲突”的困惑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我们的志愿者来自东南西北,现在各地疫情受控但武汉的需要延续。志愿者的本职已复工,时间上无法继续原来的承担。这很明显是角色冲突,我们应该怎么取舍?

个人的承担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的,但如果很多志愿者都在灾害发生后一个月撤退,为服务对象而言就会变成次生灾害。所以我们设计灾后服务时要考虑怎么能够让一些志愿者留下来我们总体的人力安排要预计到服务的终结,也要预先在心理上准备我们的服务对象有分离的时间,不要过于依赖。
所以灾后服务一般要有起码半年到一年的长期规划。让志愿者要复工的时候回去复工,但减轻他们的工作量,让他们能够继续在这边维持服务三个月到六个月的时间,才完全放下担子回到日常生活。

三个月到六个月的服务延续,不单对服务对象很重要,对志愿者也很重要,因为我们需要看到转变。如果我们看不到转变就会很失落,也不知道我们的工作有没有改善了我们服务对象的生活。表面上有些人表现变好了,三个月之后就沉下去了。也有一些人初期情况很差,三个月之后又恢复过来。所以时间是最好的证人,能观察远期效果对我们来说是坚定的力量,能坚定我们的信念。



四、关于专业转介



转介也是很需要的,我们要设定一个后备的力量。

服务设计可以分层次,有一线的心理咨询师,社会工作者,医务志愿者;线可能是心理急救的(补充:其实一线应该能进行心理急救,那么督导是在二线;第三线呢可能更专业的支持,特别是精神科服务与药物治疗)。

转介有些时候也非常困难的,不是说转就能转。个案主是否接受呢?对原有的工作者建立了信任,专业转介也需要很好的安排。

美国卡特里娜(Katrina)飓风之后一些精神健康领域的专家去到灾区,他们发现很少灾民会主动找他们,专家的身份并不足以引起人们的主动求助。他们就创建了"社区精神健康”的模式,在社区推广心理健康的知识,建立中间人转介渠道。推动整体的社区精神健康计划,是提供专家服务的前提
    



五、关于专业伦理



怎么保证我们有一个良好的服务呢?我觉得一个准则,就是抓住共通的专业守则。其实心理咨询,健康医务以及社会工作专业,都是源于相同的人文精神。尊重个人的尊严特别是生命的价值与人文精神是一致的。医务的第一个原则是不伤害,医务社工同样要尊重不伤害。

社工一个重要的原则是不妄断(non-judgemental),不会有价值观念的批判,不会批判我们的服务对象。那么我相信心理专业、医务专业也会尊重这原则。精神健康领域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则就是不要破坏服务对象的自我复原能力。

在大型灾害之后大概有60-70%的人是可以自我复原,不需要任何专业的协助。30%的人们可能需要一段时间的专业服务,但三个月到半年他也会康复的。真正需要长期关注的人们可能不到10%。当然,受到重大伤害的人会出现灾后创伤反应,而早期干预的目标就是减少灾后创伤反应的出现。

服务对象是可以自我疗愈的,也是我们应该坚信的原则。

 
Top  
返回  
下一則
                 



無國界社工
愛心無國界

[email protected]
電話: 2332 2628
粤港澳大灣區社會服務交流團
更新日期: 2018-12-03
重要報告
 
聯絡方法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使用條款及私隱政策